好好吃 好好玩

南投 車埕老街漫遊/探訪鐵道畫家

水里車埕.林班道商城

【營業時間】

假日:上午9點至下午7點

平日:上午10點至下午6點

每星期三全面公休

官網:http://www.grove.com.tw/

鐵道畫家李明建的電話:049-2771345 / 0934-065190

如何到達

1.搭乘縱貫線火車→彰化縣二水轉乘集集支線→集集→水里→車埕火車站

2.國道三號→名間交流道→往集集、水里方向(台16線)→台16線→水里→接中正路131縣道往車埕→車埕

上週假日參訪南投車埕林班道商圈,從未來過這個地方,對它充滿好奇,林班道商圈距離我住的民宿只有十分鐘車程,主辦單位貼心把活動排在第二天上午才開始,讓我們有大半天的時間排自己的行程,有很充裕的時間到處逛,所以第一天除了衝水里小吃外,就先行到達隔天活動的點多拍一些照片,因為是擔心隔天要參訪又要記錄無法一心多用拍太多張,卻突然遇到午後雷陣雨,所以許多照片都是邊撐傘邊拍的XD。

林班道商圈是振昌木業的轉型代表作,在伐木業榮景不再後,力圖轉型重新出發,和觀光局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合作,經營管理以車埕車站為中心的林班道商圈,使這個繁華已褪去的地方,仍能重現它的美麗。我花了很久的時間先把林班道商圈先走過一遍,在找車位的路途上看到鐵道畫家李明建老師的工作室指標,正好老街的路走到底可以通往李老師的畫室就將這兩個地方一起寫。

背對車埕火車站的月台方向,有個小斜坡,就是通往車埕老街的路,縱使遇上了下雨,雨後的車埕林班道商圈因雨勢的沖刷顯得更有味道,一陣大雨把漫天塵埃洗淨,大雨後轉為霏霏細雨,灑落在園內所有綠色植物上,灰色的天空和被雨淋過顏色形成鮮綠色的植物,顏色對比更強烈,生氣和植物香在空氣中流動,看著遠方的山雲霧嬝繞,反而很感謝一場大雨讓我看到了春山如笑的車埕,漫步往車埕老街的路旁可欣賞到李老師以鐵路、火車為主題創作的作品。

在官方、民間的齊心努力下,車埕林班道商圈已成為特色商店的聚落,一整天不出這個商圈,吃喝玩樂都可在園區內解決,相對於台灣其他老街商圈的資金、攤販的大舉入侵,車埕林班道商圈有新舊雜陳的況味,並不是說它完全不商業,當然有不少商店,但園方對攤販商家的管理,是以店面的形式駐點,非流動性,如此一來才不會被雜亂的攤商,去擋住而模糊掉這個商圈存在的價值,園方對於史蹟文化與攤商商業利益的考量達到很好的平衡點。

路上經過照片中的木之春商店,是在1960年振昌木業公司開始經營後就存在的小雜貨店,商圈內就屬這一家和另一間理髮院是在伐木業欣欣向榮時期就存在的店,是當時伐木工人採買日用品的重要來源。

老街中有零星的商家,數量是適度的範圍,並不到多又雜亂的地步,很像縮小版,商業氣息低的九份, 喧鬧感少許多,車埕社區有四大產業文化,分別是鐵道文化、電力文化、木業文化、農產文化等,不論走在哪個角落,都能看見這些文化和現代生活結合的呈現。

一場大雨把遊客打散,我不由得暗自竊喜,可獨享這片靜謐之美,只不過偶爾會被客棧飯店樓上,人們飲酒作樂的笑聲拉回現實,車埕客棧飯店是車埕老街內規模最大的店家,電視劇看太多,總覺得應該有打扮入時又能言善道得老闆娘在店外攬客??

住在車埕老街的社區居民只有數百人,是民國47年八七水災及48年八一水災時,原居住於水里溪旁的居民因水災流離失所,經政府協助搬遷到此,左邊是灰白顏色不均的牆,右邊是脫漆的磚牆,沒注意到石子上究竟是不是青苔,總之種種的不協調及不完美,是歲月對這條老街的印記。

在車埕要飽餐一頓就是要吃木桶便當,之後有專文介紹,我曾經詢問園方是否有將木桶便當比照奮起湖便當模式以便利商店為通路,銷售全台的想法,園方的回應是,為了保留木桶便當的本質,及盼望遊客能真正來到車埕、認識車埕,仍希望木桶便當是專屬於車埕僅有,這些話出自於園方內部主要的核心行銷人員口中,是商人少見的想法。

新竹城隍廟有一家很有名的傳統手工牛舌餅,但老闆賣完就收,生意好到很難買,難得在車埕老街也看到一家傳統手工牛舌餅,卻沒看到老闆,不見人影,老街純樸到不需要顧店呢!

我很喜歡周杰倫的一首歌,歌名是上海一九四三,車埕老街就非常符合歌詞中描述的情境:

消失的 舊時光 一九四三,在回憶 的路上 時間變好慢,老街坊 、小弄堂,是屬於那年代白牆黑瓦的淡淡的憂傷。

車埕老街顯然無法與上海的大時代背景和歷史相比,但是走在車埕老街才懂了方文山以一位遊子角度勾勒家鄉景物、長輩模樣及其生活的描寫,由周杰倫詮釋出的內斂情感、和想說卻又不想說太清楚的鄉愁,就是這個味!這個味是屬於車埕的一九五八。

矮平房的房舍,像是被時間遺忘似的,和新竹完全是兩個世界,我腳步放輕地四處拍照,看到坐在屋前的居民總是有點不好意思,深怕打擾了他們,幸好他們總是善意地回應,甚至幫我指路,提醒大家來到此要有尊重地方的態度,腳步放輕、說話音量降低,讓居民們有個平靜的生活。

上海一九四三有句歌詞寫著,說著一口吳儂軟語的姑娘緩緩走過外灘,而我是看到一位阿伯提著餿水桶從樓梯走下,阿伯有點不良於行,走路都要靠扶手,沒扶手的地方就靠著牆壁,阿伯的臉跟他旁邊銹了的鐵皮屋 、生苔的階梯一樣,是時間不留情的印證。

從樓梯上方目送阿伯越走越遠的背影,他們不受外來觀光客的影響,看見觀光客拿大相機,或者手上一堆小吃、穿得漂漂亮亮也不為所動,恣意地過自己的生活,活在都市的人們總是容易地把慾望無限擴張,有公寓住後下一步想住透天華宅,殊不知生活方式有千百種,知足是簡單兩個字,卻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做不到的事。

林班道商圈內有許多具有特色和個性的店家,對進駐的商家,林班道的管理者希望商家賣的都是商家本身最有特色及最擅長的商品,和日前宅神發表對士林夜市的言論不謀而合,商圈內的特色商店在網站上都有,之後會做介紹。先來看不在商店街的鐵道畫家李明建老師的畫室。

從車埕老街走到最高處,會看到社區活動中心,接著右轉再順著坡道往下走,在右邊就會看到李老師的畫室,從往門口循著一條小徑進入即達,春夏季節有小黑蚊,記得身上要帶防蚊藥擦,忘記帶時也可在園區內的紀念品專賣店買。

這位阿伯就是鐵道畫家李明建老師,從進來看到的路標上寫著參觀不一定要消費,就知道他是位率性的人,有話直說,李老師在車埕進駐,已居住長達八年時間,在他之前也有其他藝術工作者進駐,但都待不長久,李老師把他的觀念帶進車埕,否則光談藝術會讓自己餓死,他為了融入車埕的產業文化,在四大產業文化之一的木業文化動腦筋。

在木材上動腦筋便是為遊客做木材素描的服務,遊客帶回家作紀念,看到被畫成的自己就直接回想到車埕的木業文化,李老師也會做油畫、水彩素描、招牌製作、廟宇、外牆的彩繪。皮膚黝黑的李老師可是海軍陸戰隊中校退役的!

李老師正在替一位台灣遊客和一位日本遊客做木材素描,台灣人帶他以前在日本參展認識的日本朋友來到車埕當地陪,李老師說要他把人畫瘦一點也可以XD,李老師作畫的工具是硬度夠的鋼珠筆,在木板上半刻半畫,但是對於粗細線調,剛或柔的創作主題都能輕鬆駕馭,這等功力是累積四十年繪畫生涯的火侯。

為了使日本遊客到此一遊有親切感,把他曾經畫過的日據時代任台灣第三任總督的畫像搬出來讓日本遊客欣賞。

從事藝術的人,往往有多重人格的矛盾特質,李老師工作室的標語可以觀察得出來,從海軍陸戰隊退役的他非常懷念年少時的意氣風發,以身為海軍陸戰隊的一員為榮,但是在走藝術這條路時,有著孤芳自賞的寂寞,老師的眉宇間透露著堅毅,可能勉強只能溫飽,也不願放棄他最愛的繪畫,連名片上都印著永不放棄四個字。

李老師居住房舍是間矮平房,簡單的鐵皮屋搭成,用繪畫豐富生活的他,還真有現代陶淵明的翻板,他也擅長木頭DIY,用木頭做日用品,用木頭繪畫,用來繪畫的木頭全是老師自己選擇的,屋外的空地擺滿老師自己坐遍全台灣火車站,觀察各地鐵道人文的創作成果。

李老師的童年住在彰化火車站附近,每天最喜歡到月台天橋上看火車調度,連在求學時都運用火車當交通工具,日久之下和鐵道、火車結下深厚的感情,李老師的繪畫用色繽紛又大膽,把平實的鐵路、火車刻劃得具有故事張力,看到久違的普快車票,國中前都有搭過,尤其是在夏天,最喜歡把車窗往上拉到半開,吹進來的風都是熱的,車廂天花板的風扇轉得鉲吱作響,看著窗外田園風光,吹著徐徐熱風,總是很輕易地睡去,差點坐過站。

每次搭平快車總是會想到許不了電影中,過山洞時許不了把對面乘客從便當夾起來的雞腿還是滷蛋偷吃掉的畫面XDD。

車埕火車站被譽為「最美麗的火車站」,又因為它是集集線的終點,也被稱為「最後的火車站」,兩種主軸為車埕火車站添加戲劇性及浪漫色彩,吸引詞曲創作者為它填詞譜曲歌頌,以前沒有高鐵,交通不發達,到個外縣市就天差地遠,為歌詞蒙上的哀愁更添一筆。

一開始就是被牆上的畫給吸引過去,之後陸續前來探訪李老師的遊客不時三三兩兩進入,藝術家最期待遇到知音,而平常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要面對的是許多現實層面的問題,大家可多去給李老師支持,增加他持續創作的動力,在老師的畫筆下,火車不只是一台冷冰冷的交通工具,更是串聯台灣居民生計的列車,運載出外人的情感、夢想列車。

比起許多老街市集的大量生產的紀念品或是手工藝品,李老師的創作具有獨特性,使用成本低廉的素材,畫出無價的作品,全世界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地方有這些藝術工作者的進駐,豐富了小城鎮的內涵。

車埕老街雖說不大,卻是我見過最原味重現的老街,時間在此靜止卻又悄悄流動,只要是生活在台灣的人,來到此都能找回往事的片段,很推薦來此做一趟山城漫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